澳客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态文明 > 林苑文学

在凤凰山,我发现自己依然是一棵树

来源:
日期:2019-11-04
【 字体:

  

  走进森林,我的心情总是有些异样。

  凤凰山,黑龙江第一高峰,主峰海拔1619.12米,在五常。

  凤凰山,与长白山一脉相承。

  登上山巅远眺,郁郁葱葱的森林,起伏跌宕的山岚,像海浪一样,用自己不息的律动,亲吻着那淡蓝色的天际。

  大巴车载着我们向更高海拔递近,一路上风景不断交替,水曲柳、紫椴、红松、核桃秋、黄菠萝.....那婷婷玉立的白桦,在大山成熟凝重衬的托下是那样抢眼。

  来迎接我们的是一位年轻漂亮的女性,她笑吟吟地喊了一句程老师,让我一楞神儿。哦,我记起采风团之中还有一位程姓的老师。有人介绍,这位女同志是山河屯林业局宣传部的周部长。

  周部长首先把我们带到了被誉为“关东民俗第一村”的凤凰山民俗村。踏进民俗村,我仿佛走进了家门。

  年轻的时候,我在长白山中一个叫热闹的林场工当过伐木工,放树、打杈、串坡、造材、归楞......差不多算个“老木把”了,林场的活儿我样样不陌生。时至今日,和工友们喝起酒来,每逢微醺,我还会诵读郭小川那首著名的《林区三唱》。我还会拍着胸脯重复着那句说了不知多少遍的话:我把我的青春献给了祖国的大森林!

  这民俗村和其它民俗村不同的是除了藏有一些关东山旧时的生活用品外,还有一些林场作业用的生产工具:弯把子锯,大肚子锯,板斧,抬木头的挂钩,小杠、油锯、带锯、爬山虎拖拉机,还有一辆威风依然的森林小火车。看着,抚摸着这些老物件,大森林伐木作业那火热的劳动场景又在我的眼前显现:油锯在放声歌唱,“顺山倒”的呼喊此起彼伏,爬山虎拖着圆条爬过陡坡,工友们抬着木头幽默诙谐的劳动号子......

  国有林全面禁止采伐后,林业工人茫然了一阵子,操作了半辈子油锯,拎了几十年板斧的手突然闲了下来,有些不知所措。转变观念,山河屯林业局前进林场的职工们在距场部2.5公里的伐区中辟出8公顷土地,采用集资入股的方式建起了这所民俗村。我问起生意怎么样,村长告诉我,今年十一长假民俗村全部客房早已全部从网上预定出去了。语气中充满喜悦和自信。

  听到这些,我也有一种欢喜从心底萌生出来。那是一种“林业老人儿”和“老“林业人儿”的由衷欢悦。

  在凤凰山大峽谷中,我遇到了带着“红袖标”的护林员。我主动上前和他攀谈,告诉他我也是“老木把”,咱们可是工友哩。没等他同意,我就挨在他身边合了影。我从他身上看到了我当年的影子。我问他,场部离这儿多远?上下班怎么走?他说几十里。上下班有依维柯接送。噢,老木把和新木把不一样喽!这让我有些嫉妒。我当伐木工的年代,上下班有辆自行车骑着就美滋滋的啦。

  高山花园那条山梁的西边,依然是望也望不尽的茫茫林海。我问在栈道上保洁的林业工人:“那片大山也是咱们山河屯林业局的地界吗?”他回答:“不喽,以这个山梁为界,那半坡就归吉林的黄泥河林业局管辖了。这一句话让我这个吉林的“老林业人儿”又觉得和龙江亲近了许多。白山黑水,这是一个地域概念,是关东人的家园。五常,是抗联十军军长汪雅臣的家乡,当年,他和他的战友们就在这片崇山峻岭中同日本鬼子战斗,在五常这片土地上,流尽了最后一滴血。抗联一路军总司令杨靖军将军是中原大地的儿子,为了抗击日寇,他来到了东北,把自己的鲜血洒在了通化那片地上。我们面前森林所以郁郁葱葱,那是因为无数位仁人志士的鲜血的浇灌。

  五常的凤凰山,伐木者早已醒来,他们是那样的爱凤凰山的一草一木。爱浅吟高歌溪流,爱鸣啭枝头的鸟儿,爱蜜蜂彩蝶的翅膀,爱湛蓝的天空上那一缕缕、一团团的白云......

  原本,我和他们就是长白山这茫茫林海中的一棵树。(程伯承)

(责任编辑:澳客_程莹)
  
  • 主办单位:澳客 承办维护:吉林省林业信息中心 地址:长春市亚泰大街3698号
    网站标识码:2200000005